鷹取 PD 台灣再生 >日本震災社區重建

 

勞動結晶下的集會所

——Machi-Communication以及御藏通5‧6‧7街造協議會背景、活動簡介

◎ 撰文∕服部伍惠(日本東京藝術大學文化財保存科博士班學生)

御藏地區的集會所是居民勞動下的結晶。

「Machi-Communication」是阪神地震後不久誕生的重建團體,位於日本神戶市長田區御藏地區(5丁目,6丁目,7丁目),是一個以協助當地居民為目的的非營利組織。

地震發生後,日本各地的許多年輕學生義工來到御藏地區幫忙送糧食、衣服、水等工作,當中一些學生發現,居民面對的不單單只是衣食住的問題,以後很可能還要加上都市計劃區段徵收等課題。

長屋風華不再
阪神地震前的御藏地區舊貌。 (提供/Machi Communication)

御藏地區本來是木造「長屋」(Nagaya)比較多的地方,且區域內的住宅很密集,因此當阪神大地震引發的大火一發生,火勢很快地就蔓延開來。所以在災後重建的過程,政府相關的建設單位,為了避免再次發生這種因為住宅太密集所引起的火災延燒,而開始著手區段徵收。

當然,這個政策並非不好,問題是,有些居民的住宅在地震後就馬上重建完成,結果因為實施區段徵收的關係,蓋好的房子又得拆掉,而且居民的土地有部份遭市政府徵收,居民得在縮小的土地上重建家屋。
長屋是指一棟房子隔成幾戶合住的簡陋住房,外型以狹長的房子比較多,圖為震前御藏地區的長屋。 (提供/Machi Communication)

原本住在御藏地區的居民,很多是來自日本各地從事勞動工作的租屋者,地震後大家暫時都搬到組合屋去,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當然都想回到御藏,但因為都市計劃的關係,原來的房東沒辦法重建跟震前一模一樣的「長屋」。

因此,原來住在同一社區裡的鄰居朋友,很多都四散在各處,就算運氣跟經濟條件還好的人,也是一樣沒有辦法再看到成長過程中每天看到的小攤子、木造的房子等等。
御藏南公園內仍保留著當年阪神地震遭大火焚燒的電線桿遺跡。

現在的御藏,都是看起來很堅固的鋼筋水泥的高層樓房, Machi-Communication的成員跟我說過,很多居民生命中所看到的風景已經不見了,那些居民會不會覺得從出生到現在的生命,全部被他者否定了呢?當人失去了自己從小看到大的風景,又沒有辦法將它重建起來的時候,人該怎麼辦?

當然,對重視都市安全的都市計劃而言,區段徵收是無奈的,但是我們非災區的人,能不能夠協助當地的朋友再生他們心目中的御藏風貌呢?

也許一個代表性的東西可以彌補他們心理上的空虛感。當時御藏地區雖有臨時的集會所,但空間狹窄用途也有限,興建一座大家想要的集會所,就適時扮演這樣的腳色。

我們都要這樣的集會所
震後的御藏地區,鋼筋水泥房取代了昔日的木造屋。

「咱們自己決定咱們的集會所要蓋成怎樣吧!」

長田區的居民自己組織了一個參訪團,到處去參觀別的地區的集會所,他們看了很多地方後,最後一棟木造且用茅草蓋頂的集會所,深受大家的喜愛,置身這棟集會所也讓大家的心情覺得很安靜。

「我們都要這樣的集會所,一定要!!」御藏的居民異口同聲表示贊成。

看了木造建築物受到感動之後,居民回到御藏後商量了很久,他們說:「我們要不要問那個建築師?」
攪拌泥土的工作(提供/Machi Communication)

那個建築師指的就是在神戶很喜歡跟當地居民打成一片的宮西祐司先生。他是個愛喝酒、講話很直接又可愛的人,我本身也被他罵過好幾次,但是他罵人的感覺並不是那種「我不喜歡你,所以罵你」,反而是「我很喜歡你,很期待你,所以我才罵你」的感受。

因為他是那種性格的人,所以當初說著:「這怎麼做得到呢?絕對不行!」但居民拜託了很久,最後宮西先生說:「算了算了,幫你們介紹一棟有歷史的房子,就把它當作御藏地區的集會所吧!」宮西先生介紹的木造老屋位於兵庫縣北部城崎郡香住町,是當地居民安井先生所有,屋子已經閒置很久。

老房子
在大家的合力下,香住町的老木屋成了御藏地區的集會所。

香住町是靠海的美麗漁村,住戶大多從事農業跟漁業,這棟老房子仍保有漁夫家的味道,屋內還留存了漁夫專門供奉信仰的神桌跟古老的生活用具。房屋的拆卸工程是在安井先生的許可下進行的,建材、門、隔扇連同生活用具等都將搬到御藏,打算在未來的集會所重新使用。

拆卸作業是從2002年8月19日開始。由於拆卸的工程需要專業技術,一般而言,參與的大概只有建築師以及木匠而已,但是這棟屋子將來會變成「大家的集會所」,因此工程中能讓御藏居民參與的部分都儘量讓他們參與。

此外,Machi-Communication也希望借這個機會,讓平日坐在桌子前一味畫圖的建築科系學生,多一點實際參與拆卸古老房子的機會,順便學習神戶災後重建的歷程。整個工程大概是兩個多禮拜,學生們住在當地的體育館,三餐則是分工來煮,長田區的婦女也會去香住町煮飯慰勞學生以及木匠師傅們。

拆卸工程結束後,學生、建築師、木匠以及香住、御藏居民等,無不懷著喜悅的心,唱歌慶祝,因為太興奮了,還陸續跳入海中游泳。

勞動結晶下的集會所
集會所是社區居民平日聚會交流的好場所。

房子拆開了就要重建,但是重建以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譬如,日本的老房子往往用土壁,在香住町拆卸時,工作人員將土壁放在沙袋裡打算運回御藏,當時專門處理土壁的泥瓦匠師傅則反應:「你們拆開的土壁大概無法再利用,如果要用,得花很多的工夫以及人力,太麻煩了。」

但是參與其事的居民卻堅持:「我們還是要再利用這些土壁,這樣才有意義。」回到御藏後居民以及Machi-Communication的成員共同將土壁放入水池裡,常常加水、攪拌泥土,這樣才能夠再利用。
走過阪神地震,御藏地區的朋友們透過集會所的興建,將看得見跟看不見的遺產,做了很好的融合。? (提供/服部伍惠)

攪拌泥土的工程算是蠻吃力的,但在攪拌的過程有人會自然而然地唱起古老的歌,其他人也會跟著哼唱,歌聲就變的越來越宏亮。據一位老先生說,古時候從事勞動的人,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勞動歌,因為那個時代不像現在充滿著看電視、打電動、或是打柏青哥等等五花八門的娛樂方式,他們消除疲勞或安慰自己的方法,都是唱歌講故事等等。而對當地居民而言,大家一起攪拌泥土、一起唱歌的時光,也已經變成一輩子忘不了珍貴的生命經驗。

當初說那堆土壁無法再利用的泥瓦匠師傅,後來來看的時候,發覺土壁已經變成可以再利用的程度了,他對御藏的居民覺得又驚訝又敬佩。

現在集會所的工程,大概還是在奠定基石的階段,暑假即將來臨,到時去年參加拆卸工程的學生又會回來參加蓋房子的工作,我也偶爾去做個紀錄,每次去都會發現聚集在御藏這群人的魅力,還有那棟建築物的吸引力。

雖然這棟集會所在日本文化資產保存上面的意義未確定,但他們所做過的努力和將來完工後的集會所確實是有連接的,這就是看不見的遺產(intangible heritage)以及看的見得遺產(tangible heritage)的融合。

將來完工的集會所的魅力,不僅僅呈現建築物本身的歷史美感,也展現當地居民及有心人士的汗水及勞動結晶。而且,對御藏地區的人而言,它代表著過去所消失的歷史,以及未來要活下去的「自己的家」。

(本文寫於2003年7月,御藏地區集會所已於2004年1月17日完工。)

Machi Communication網站為 : http://machicomi.blog42.fc2.com/

 

回到上方

 
 
本網站資料為新故鄉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若需引用請註明出處
TEL:049-2422003 FAX:049-2422018  E-mail:land@homeland.org.tw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