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取 PD 台灣再生 >Paper Dome 再生

 

愛與互助

撰文 / 廖嘉展(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阪神地震十週年,神戶市民在市政府一旁的東遊園地,將一盞盞蠟燭放置在竹管內,肅穆追悼一一七的罹難者。

二○○五年元月十七日凌晨五點,日本神戶市政府一號館旁的東遊園地,如絲的小雨飄落在攝氏六度的氣流中,格外凜冽。

這是「阪神大地震十週年紀念典禮」的現場,入口的台階上,堆著一排排雪人塑成的地藏王菩薩,手中捧著點燃的蠟燭,亮光穿透菩薩的臉龐,泛黃剔透的面容中,有慈祥、有歡樂、有感傷……,這些由義工堆成的菩薩每年都在此護持著這個特別的日子。

阪神地震十週年,神戶市民在市政府一旁的東遊園地,將一盞盞蠟燭放置在竹管內,肅穆追悼一一七的罹難者。

時間並沒有被凍住,人潮逐漸擠滿了廣場,在幽微的天色中,沒有人喧嘩,大家安靜的等待,等待一個共同記憶的時刻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十年前悲慟發生的那一刻——五點四十六分,雨,還是如絲的下著,現場的人開始一同為阪神大地震的六千兩百多位罹難者默禱,靜肅的氛圍中呈顯了無盡的哀思,也表現了生者對亡者最大的敬意。


阪神地震十週年,神戶市民在市政府一旁的東遊園地,將一盞盞蠟燭放置在竹管內,肅穆追悼一一七的罹難者。

隨後,民眾自由地在排成117形狀的竹管中點燃浮水蠟燭,氣氛依然肅穆,沒有人致詞,沒有激切的宣言呼籲,默禱,就是最好的紀念儀式吧!

在九二一地震六週年之際,回顧這趟參訪行程,有著萬千感觸在心中。我們一行十幾位來自台灣地震重建區的成員,十四日抵達日本神戶後,展開了系列的參訪活動。

重生的地震印記

十五日到達長田區野田北部已近暮色,野田北部社造協議會會長淺山三郎和他的夥伴們,熱情地為我們導覽野田北部的過往,看到社區的大國公園內,被地震引發的大火紋身的樟樹,不畏半邊見骨的傷痛抵死求生,新芽突破焦黑樹幹的禁錮努力生長,青翠的嫩葉兀自在風中挺立,那是重生的地震印記!

野田北部震前道路狹小,汽車難以進出,震後野田北部被指定為震災地區整理事業區,兩側住戶面積往內縮以便道路拓寬。

野田北部在阪神大地震時遭受重創,十分之七的房屋全毀,許多人喪失了親友,失去了房子跟工作,在悲傷哀慟瀰漫全區時,野田北部地區立即成立災害對策本部,淺山三郎被推選為本部長。

地震後野田北部有的區域被劃為區劃整理地,有的則未被納入,土地的爭議、想法的不一、限制的鬆緊等,在重建的過程中爆發諸多的爭執,但多在淺山先生的協調下,充分發揮理性協議的功能,讓該區的都市更新計畫順利完成。









野田北部震前道路狹小,汽車難以進出,震後野田北部被指定為震災地區整理事業區,兩側住戶面積往內縮以便道路拓寬。

當我詢問他如何面對那麼大的壓力時,淺山先生眼中閃耀著睿智說,作為一個領導者要有承擔被批評的雅量,但是在關鍵時刻,也要能挺身而出去溝通不同的意見。而家人對他的支持,讓他得以有力氣地走下去。

漫步在一條條都市更新後的巷弄,那些鑲在地上由居民自行設計的識別標誌,彷彿也流串著十年來的重建足跡,向來客一一訴說地震的故事……

鷹取教會
阪神地震後鷹取教會成為野田北部的救援基地,震後所興建的鷹取Paper Dome是人與人跨越國籍和宗教的交流中心。

參觀完最後一條巷道,夜幕早已低垂!我們從幽微寧靜的巷道中被引領到一處散發柔和燈光的建築物,五十八根一人環抱的紙管,圍成一個橢圓形的場地,這裡是地震後由茂建築師所設計,結合眾多義工與社會資源所搭建而成的紙管教堂(鷹取Paper Dome),社區朋友所準備的豐盛晚餐早已等著我們,韓國泡菜、越南咖哩、日式涼麵……在在點出該地的多元族群文化。

在震後十年間,這座教堂跨越國籍、宗教,扮演著社區重建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橋樑,是居民交流的場所。

「整個市區的房子都震毀了,但值得安慰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一面牆,也因為這場地震而倒塌。」留著小平頭的神田裕神父分享震後十年的心得說。

「社區營造,就是交朋友」是神田神父的口頭禪。在會場我們獲悉這個可拆卸的紙管建築,即將於六月間拆除,原地將興建新的教會。

阪神地震後鷹取教會成為野田北部的救援基地,震後所興建的鷹取Paper Dome是人與人跨越國籍和宗教的交流中心。

一個念頭突然在我腦海閃過!

「對於一個這麼有紀念價值的建物,有沒有可能讓她到台灣再生?讓她搭起台日地震重建區友誼的橋樑?」

爾後,在鷹取教會、日本「鷹取Paper Dome台灣再利用計畫執行委員會」以及「鷹取Paper Dome台灣再生計畫台灣推動委員會」的幫忙下,在二○○五年五月舉辦完最後一場彌撒後,紙管建築的物件於七月抵達台灣,新故鄉文教基金會委請邱文傑建築師展開再利用的規劃設計,未來將於埔里鎮桃米里孕育新的生命。

體驗災難的心是一樣的
阪神地震後鷹取教會成為野田北部的救援基地,震後所興建的鷹取Paper Dome是人與人跨越國籍和宗教的交流中心。

「是各式各樣的NPO,支撐神戶市往前走!」東京大學林泰義老師提出他的觀察。

雖然阪神地震後許多行政主導型的社區興起,在震後十年隨著重建工作的完成宣告結束的也不少,「但震前就展開社造工作的社區,在震後十年,蓄積的力量則更加地蓬勃。」神戶市人與未來防災中心研究員小林郁雄表示。

從阪神地震中,我們深切地體驗到平日累積的社造能量在面對突發的災變時的影響,九二一地震以來,我們也充分感受到,一份人與社區在面對存亡關頭,終將奮力一搏的巨大能量。

參加阪神十週年紀念的台灣地震重建區的朋友和野田北部居民於鷹取Paper Dome合影留念。

在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時,日本政府及民間立刻展開募款,派遣「日本緊急救災協會」的人員、救難犬以及媒體記者等搭乘專機,是第一個趕抵台灣投入救援工作的國家;當時兵庫縣知事貝原俊民,還特別捐贈一千棟防災組合房屋予台灣。

投入阪神震災工作的非營利組織——「神戶元氣村」,更是主動募集資金,提供旅日的一百四十三位擔心故鄉卻旅費拮据的台灣留學生,免費搭乘飛機回台賑災及探望家人;在地震後的第六天的九月二十七日,「神戶元氣村」的義工們,就趕到埔里鎮協助災民整理家屋、搶救家物、搭建組合屋等,以他們的行動力投入台灣震後重建。

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左)贈送畫家孫少英所彩繪的鷹取Paper Dome畫作予神田裕神父。

九二一地震六年多來,日本的學者、社區夥伴多次來重建區,與台灣分享他們的重建與社區營造經驗,建立彼此之間跨越國界的珍貴友誼。二○○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日本新潟發生芮氏規模六點八大地震,造成該地山、農村重創,而台灣九二一山農村的重建歷程,正可與新潟交流分享。

猶記在真野町造協議會上,一位歷經浩劫餘生的義工媽媽有感而發地說:「我們兩地災民,體驗災難的心,是一樣的。」阪神地震、九二一地震、新潟地震、南亞海嘯、卡崔娜颶風……在這樣不確定的時代,在在衝擊著無數的家庭陷入沉痛的深淵,人類能否警覺到,人與人,族群與族群,國家與國家間,應該張開雙手,彼此擁抱,彼此扶持?

 

地震初期日本元氣村的志工即投入九二一震災工作,右一為參與埔里組合屋搭建的日本學生。

「不要輸給地震!」神戶居民鏗鏘有力、彼此互勉的話,猶如在耳,期待透過愛與互助,讓我們在這個不確定的時代,擁有繼續奮鬥下去的勇氣,擁有一個更值得期待的未來…… (二○○五)

 

 

 

 

回到上方

 
 
本網站資料為新故鄉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若需引用請註明出處
TEL:049-2422003 FAX:049-2422018  E-mail:land@homeland.org.tw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