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

   南投縣是台灣唯一不臨海的縣市,工商不發達。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調查資料顯示,2016年台灣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南投縣居20縣市倒數第2名,屬窮困縣。

   教育資源城鄉分配原本不均,偏鄉小校常因編制結構限制,缺乏音樂社團或無專業音樂師資的編制,相關樂器的購置經費也拮据;如何運用樂團現有的人力資源與社會資本,一方面培力在地的音樂人才,也在培力的過程中關照社會弱勢,為偏鄉孩童和青少年開啟另一扇生命視窗。因此,「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El Sistema Puli)」於焉誕生。

   1975年,經濟學家兼音樂教育家的何塞․愛博魯(Jose Antonio Abreu)於2千6百多萬人、貧窮線以下人口佔31.6%的委內瑞拉,創立了El Sistema (國立青少年管弦樂團系統教育),希望用音樂改變貧窮孩子和問題少年的命運。愛博魯說:「只要你將一把小提琴放在一個孩子手上,這個孩子便永遠不會去碰槍枝。」他用音樂影響千千萬萬委內瑞拉兒童的命運,此後引起世界各地效法,在歐、美、亞陸續成立El Sistema分會。

   秉持同樣的理念,20163月,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與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暨大附屬高中,共同發起「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El Sistema Puli)」,結合大埔里地區17所學校,串聯大埔里地區從小學到大學的音樂教育系統,要帶動多元且平權的文化參與。

   參與本計畫62%的偏鄉小校,學生普遍面臨文化刺激及家庭教育的基礎與支持不足,且單親、隔代教養的比率偏高等社會性課題。

 

2016年「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在大埔里地區17所學校開展。

   這一場音樂社會運動的目的不在於培養音樂家,而是讓弱勢的孩子有機會接觸音樂,在音樂中找到共鳴與歸屬,讓音樂成為安頓學童與青少年心靈的力量。2016年第一學期參與的277位學童當中,屬經濟弱勢人數有70位,單親人數有53位,隔代教養人數有53位,屬新住民34人,原住民77人;2020年,共計有356位參與。這段歷程,從孩子、老師、甚至整個學校氛圍的改變是看得見的。
   
在聯合團練時,高中、大學的學生會肩負起教導國中及國小的孩子,大手拉小手相互扶持,擔任指揮的劉妙紋老師觀察:「這樣的音樂傳承是非常有意義的,打破過去各練各的孤芳自賞,音樂把埔里變成一個大家庭了。」埔里的音樂耕耘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以群體的力量在帶動向前。

   而過去是典型偏鄉小校的魚池國中,2016年在「蛹之聲」音樂培力計畫的協助下成立管樂團後,整個校園氛圍也明顯轉變。魚池國中很大比例是隔代教養、經濟弱勢,加以學校長期無力引進音樂課程,「孩子要學音樂、碰高價的樂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林家如校長表示。

透過音樂安頓心靈,經由大手拉小手一起成長。

   在魚池國中管樂團裡,參與的不只是資優生,還有特教生、甚至是有暴力傾向的孩子,「你可以看到平日欺負人的和被欺負的一起努力,聰明的孩子會耐心教導平常理都不理的遲鈍孩童,在音樂的世界裡,大家融合在一起,非常不可思議。」林家如校長感受深刻,「孩子們演奏得好不好是其次,但音樂潛移默化的力量,確實改變了他們,從畏縮到自信,從暴躁到沉穩下來,孩子更有氣質和禮貌,彷彿也找到努力的目標。」她相信,這段歷程會在他們往後的人生發揮正向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