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石鈴

2004年新故鄉文教基金會在桃米坑福同宮開設長青繪畫班,我首次陪伴老人家畫畫,當時一群長者多數一輩子沒拿過畫筆,可說拿鋤頭比拿畫筆容易,有人只會寫自己的名字,要讓阿公阿嬤們勇於在紙上塗鴉談何容易,拿蠟筆的手還會顫抖。

因為自己喜歡原始藝術的質樸,於是嘗試用許多簡單的勞作與色彩遊戲,讓學員從日常蟲魚鳥獸與農事勞動生活的平實樣貌進入創作主題,慢慢打開老人家不敢學習新事物的態度,感受作夥畫圖的樂趣。

2007年我繼續陪伴魚池鄉內加道社區,每週在加德宮活動中心與阿公阿嬤們玩創意,時光芢苒十年歲月在老人家的臉上、作品中,不只記載著生命軌跡,更多的是回顧憶往,而我只是陪伴與聆聽的角色。

透過彩筆記錄生命

石鈴與父親石天順

回憶10年前,我會想陪伴老人家畫圖,起因是看到父親石天順在65歲結束工廠事務後,沉迷在繪畫創作裡的自得其樂,心想,是否也可以讓更多老年人透過彩筆記錄他們的故事,或是寄託情感。

1999年921地震那年,父親在整理自家頂樓時,看到我堆放一地的畫作、繪畫工具和平日收集的破銅爛鐵,也許是天生的創作慾望驅使,或是一時的無聊,父親開始思考這些材料的可能性,於是超迷你客輪和摩登的飛機在他巧手中誕生。當然,他的動機是利用回收的廢棄物為孫子們製造玩具,然而,不會動的飛機,孩子們欣賞、看過,把玩一下就扔在一邊,父親遂拿起我的壓克力顏料、開始動筆作畫。

但是面對空白的畫紙和陌生的工具該如何下筆,到底要畫些什麼內容,沒看過我畫圖的父親只好翻動我收藏的畫冊,找出他喜歡的作品和圖案開始臨摹作畫,因為是書中節錄所拼貼的圖像,看來頗有超現實主義的特色。父親沉迷於繪畫那4年,創作力挺驚人,作品已掛滿家裡的客廳、樓梯。父親喜歡經營大畫面,他認為:這樣的畫面才會豐富,也比較大氣。往後幾年父親在畫面上經營起他內心的天堂,有高山流水、田園莊稼農舍,和母親遊歷大陸山川、及東南亞等地的旅行足跡都成了他平日繪畫的題材。

石天順作品

我也從父親的畫作中看到他那保守木訥、不擅言詞的外表下,內心其實有許多創意與想法,同時從他面對創作時的熱情與投入中,看到一個人的生命在步入老年階段,還能重新散發活力與光彩,甚為欣慰與歡喜。那幾年父親與我也因為畫畫而有了許多共同的話題,他常說:老年人畫圖,經常動腦比較不會有老年癡呆症。在2005年我曾經和父親在埔里小鎮辦了一場聯展,2009年母親往生,父親經歷一場身心的巨痛,加上身體老邁,父親已停筆不再作畫。

觀察父親自發性投入繪畫世界的歷程,讓身為美術教育工作者的我,不禁思索自己對社會大眾美育的責任與理想。陪阿公阿嬤畫畫剛開始,她們生澀害羞、裹足不前,直說自己不會畫,作品醜得不能見人。和指導兒童繪畫一般,對阿嬤們也是要半哄半拐、大力鼓勵一番,在持續幾個月的大膽塗鴉練習後,阿嬤們慢慢不再害怕拿筆,漸漸胸有成竹不理會別人的眼光,繪畫成為她們生活另一種娛樂。

他們常是一邊作畫一邊聊著陳年往事,有時還會教我幾句日語。此歷程讓我同時看到繪畫成為普羅大眾抒發情感、紀錄生命故事的美好生活方式。或許,一個人辛苦了大半輩子,歷經了五味雜陳的一生,可以靜下心來用畫作交換彼此的故事。

石天順作品

每周一起畫畫,感受幸福

石鈴年紀與長輩們得孩子相仿,幾年下來培養出如親人般的深厚情誼

魚池鄉內加道社區只有4、50戶人家,但因為「林淵美術館」讓村子顯得有特色,平日繪畫班裡的阿公阿嬤們會在廟裡誦經念佛,或包遊覽車全省走透透,葉金城阿公與蘇錫阿嬤88歲老當益壯,他們常言:「沒想到老了還這麼忙碌」。在鄉下,年輕人都到都市發展,孩子們只有假日才會回村子,但他們種菜下田,彼此分享生活的點滴,每週一起畫畫,可說是一群幸福的老人家。

我也在教學過程與展覽會場中感受到他們被在乎、被尊重的生命價值。我們從日常生活物件發想創意,不只是平面繪畫,還製作彩燈、軟陶、陶土捏塑,從早年辛勤耕作的生活故事,到現在含飴弄孫的生命歷程都畫進作品裡。

林清戶阿公是台灣素人藝術家林淵的大兒子,他能言善道、開朗認真,常會提起父親當年創作的歷程和成名的傳奇故事。

林秋鳳阿嬤作畫初期,每星期總會畫上十來張作品,是難得一見很有創造力與自發性作畫的畫者,7年來已經累積許多創作經驗,讓她能在畫裡暢所欲言。在她的「生命長河」畫作裡,描述從幼年生活到老年子孫滿堂的生命歷程,小時跟著同伴玩耍,青壯年時期幾乎都在採茶、種香菇、種菜等農事,張羅一家老小溫飽,畫作尾聲也是在玩耍,只是主人翁已頭髮斑白,陪著兒孫玩撲克牌,看著他們打球。

王美雪阿嬤總是靦腆著說自己很不會畫畫,但她擅於用高彩度對比色作畫,頗有她個人明顯畫風,喜歡畫樹,也一定會畫樹根。

蘇錫阿嬤最年長近90高齡,耳聰目明,參加樂齡大學,社區書法班、歌唱班,老年生活多采多姿,因為早年是裁縫師傅,有服裝製圖的經驗,豐富的人生故事源源不絕,讓她的畫多點寫實特色。

下課時阿嬤們總會準備點心,大家開心吃完午餐,期待下周的畫畫課。我的年紀跟他們的孩子相仿,幾年來和他們的情誼像家人一般,真的是教學相長,讓我們一起在圖畫中看到創意與自信。

除了平日種菜下田外,每週還可一起畫畫、展覽,是長輩們的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