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趙惠琳

歷經921災後修復的林淵石頭厝廁所屋頂。

1999年9月21日,時值林淵辭世八週年的忌日當天,中台灣發生了百年大震。林淵石頭厝建物受創,二樓整個屋頂上瓦片嚴重破損、震落。

921災後,林淵石頭厝迫切需要緊急修復,於2000-2001年間,文建會以專案經費挹注修復,淡江大學建築系鄭晃二師生、雲科大黃世輝師生等空間暨文資保存專長團隊,夥同林志成建築師事務所人員,協力投入了該建物的首次修復工作。

歷經921災後修復的石頭厝屋頂內部。

2003年,內加道社區入選為文建會第二社區營造中心營造點,原為林淵工作室的石頭厝,自此蛻變為「林淵樸素藝術紀念館」,館內、外收藏並展示林淵及其兒子的石雕、繪畫、刺繡、裝置藝術等作品,以及林淵生前部分文物達千件之數。

林淵石頭厝在2000-2001年間的首次修復以前,林志成建築師事務所現況檢測發現,由於該建物接近四方形的建築平面造形,以及最厚處有近32公分寬的一樓石牆,作為底部的加強結構,該建物結構體並未受到損害。因此該修復設計以所謂「本土素人風味」的建築原貌保存為首要原則。該團隊當年主要的修復施作項目如下:

歷經921災後修復的林淵石頭厝二樓迴廊杉木圍欄

壹、二樓屋頂滑落破損閩南瓦的翻修換新:相關修復仍維持原來屋瓦材質及屋頂結構,但是本來用磚壓住瓦片的地方民居工法,修改為在瓦片下側增加混擬土附著固定的補強工法。

貳、室內混凝土地板:以石英透明膠的使用,在其上加增覆蓋一層水泥保護漆護,茲能夠在保有原味前題下,避免原來地面易產生飛灰及磨損情形。

參、建物一樓外側樓梯上衫木扶手;以及二樓迴廊外側的杉木圍欄等,原來腐損杉木材的抽換,以及增加覆蓋一層防腐的保護漆。

肆、林淵石頭厝外部,前庭與後院之間圍籬重修:相關圍籬位置在該次修復後有所位移。原來屬前庭範圍的獨立廁所被重新劃分為後院範圍內的設施。


伍、
建物室內、外展覽空間的嶄新規劃設計:林淵石頭厝室內、外空間,在林淵生前工作室時期,主要是他和長子創作暨擺放已完成創作的藝術品儲藏空間之使用,尚未有正式展覽館用途的任何規劃。此921災後的建築修復案執行,則是該建物空間重新規劃,再設計為林淵藝術展覽陳列館的轉悷點。

在林淵生前,長期擁擠堆放的眾多林淵創作及首作日常傢俱,於是經相關團隊重新分區陳列或擺設;並且增設了展示環境必備的基礎照明設施。一樓空間亦新設了導覽解說的影音設施。該建物館區範圍內的前庭與後院,亦重新空間安排為戶外木、石雕公園。相對地,原來林淵戶外儲藏他的石雕和多媒材作品,以及供他即興創作的兩座香菇寮、一間土角厝樣式的室內儲藏空間等場域,皆已經在災後倒塌而從現地移除。

林淵樸素藝術紀念館二樓大廳神明桌上的林淵父母紀念石雕取代了工作室時期的敬拜神像。

兼具家屋與創作工作室性質的林淵石頭厝,一旦原來更具家屋作用的二樓空間,重新規劃為一個個小型的藝術紀念館分區,除了原林淵本人午休使用的實質臥房空間以外,比如本來屬神聖空間的二樓廳堂,祭祀神明桌上的原來民俗神祉已經移除,取而代之,則是林淵雕刻父母的家族紀念性創作品。

921災後新建的林淵樸素藝術紀念館入口竹門。

原來建物二樓陽台處,大幅白鐵片圍籬上,原來裝飾作用的林淵長軸畫作,在修復後已經位移,懸掛至建物二樓側面的外部磚牆面上。該建物前院從原來主要具創作功能的戶外空間,轉換為藝術紀念館的戶外展覽區。比如林淵生前刻石頭的原始泥地面,重新規劃為參觀者出入步道,陳設了林淵作品及林淵四子林貴以頁岩材質雕刻的彩魚創作等,作為新設的景觀裝飾物。

換句話說,即使林淵石頭厝的2000-2001年間修復並未在營建形式上出現大幅修改情形,以上所分析所指出,從家屋暨創作工作室的空間用途,轉化為藝術展覽館的迴然不同使用目標,仍帶來建物社會空間屬性的根本變化。

陸、林淵石頭厝前庭的出入口,從開放出入的無門原貌,增設了一扇竹門。該建物一樓立面的三座廳(房)門,從本來竹材裝飾的外觀,變更為不易被可能偷盜者侵入的白鐵製厚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