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利提巴市極力推廣環境教育,圖為植物園。

巴西東南部的庫利提巴(Curitiba)是巴拉那州的首府,歷經三十多年的改造,結合有遠見的領導者、整體的規劃、民眾和企業的參與非政府部門的投入,扭轉了貧窮、人口擁擠、失業、環境污染的命運,躍升為世界公認在都市規劃、交通運輸、環境保護、市民福祉以及跨部門整合的極佳案例。

庫利提巴位於海平面九百五十公尺的高原,氣候潮濕,人口約一百七十多萬,庫利提巴一語源自南美印地安圖皮族,意味很多松果的地方。一九五○年庫利提巴人口只有三十萬,六○年代激增為四十三萬人,部分居民深懼人口的激增會大大地威脅城市特質的改變。

一九六五年,市長Ivo Arzua徵求城市規劃,年輕的建築師傑米‧雷勒(Jaime Lerner),帶領國立巴拉那大學工作團隊,參與庫利提巴的總體規劃,並負責創設及組織庫利提巴城市規劃研究中心(IPPUC)。

自一九七一年起雷勒前後共擔任三屆的庫利提巴市長,是該市創新設計思想的核心。雷勒意識到交通不僅是運載人的方式,更主導土地的利用和控制成長模式的方法,他採用新的道路規劃以降低鬧區的交通量,讓可持續性的交通考量與商業、道路的公共建設和當地的社區發展做結合。

十六座公園、十三區森林、三百四十六個花園、十一所環境教育中心、六個環境花園……讓庫利提巴充滿綠意。

透過改善庫利提巴公共汽車系統,以吸引大眾的撘乘,新設計的公車較原本車身長三倍,一次可載兩百七十位乘客,節省百分之四十二耗油,並減少百分之六十九的公車數,而這套系統的成本至少低於地鐵的一百倍,六個月就可以完成安裝。

一九八○年代,庫利提巴已建立完整的交通網絡,雖然庫利提巴的私人汽車擁有率高居巴西第二位,但卻是小客車駕駛次數最低、空氣品質最好的都市,總共超過百分之三十二的人口都在使用這套舒適又便宜的公車系統,人們只要花十四元卻能享受無限制的轉乘權利,一千五百輛公車每天出車達二萬一千趟,乘載量超過兩百萬人。除此,並有一百五十公里的自行車車道,串聯整個城市。

雷勒執政後,面對日益威脅城市的洪水,他採取以適應自然設計代替對抗策略,並頒布一系列嚴格的保護河岸法律;小型溝渠和堤岸圍成新的湖泊,每個湖泊都成了新興公園的中心,十七座公園就成為護衛水資源的第一道防線。

市政府並規定市中心外圍新的建築物必須往內縮五碼以作為花園綠地,限制住宅建築只能使用一半的建地面積,空地禁鋪柏油,林地和花園可享受減稅的優惠,每年培育兩百萬株花草,每年栽植十萬棵樹木……,一連串綠色繁衍計畫,讓庫利提巴每人平均擁有五十一平方公尺的綠地,過去二十五年雖然人口成長二十五倍,但綠地面積卻增加為一百二十倍。

四十五座「知識燈塔」是區內的圖書館,擁有七千冊藏書,可提供三十多萬名兒童的基礎課程,貧困學生還可用可回收的垃圾換取藏書,每座「燈塔」裡都有免費的網際網路。

政府協助窮人蓋自己的房子,創造就業機會,報廢的車輛經過改裝後,成了「通向工作之路」的職業培訓中心;垃圾有三分之二回收,回收的收入用來做托兒、教育及其他設施;透過「綠色交換」計畫,讓佔十分之一的貧民窟居民,可以用垃圾換取食物、生活用品、公車票、文具書籍等。諸多簡單、價廉、本土化的措施,結合在地的人力資源以及自然資源,讓庫利提巴整個脫胎換骨,並被聯合國指定為「世界最適居城市」。美國人文學者孟福曾形容庫利提巴是「一切可能的象徵」,擺脫發展中國家惡劣的困境,庫利提巴以行動重新為自己的命運和城市風貌下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