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陳寶樹٠劉中慧 攝影/左漢榮

2011年3月左漢榮老師連絡我夫妻倆,邀請參加由新故鄉文教基金會等單位推動的蝴蝶生態調查,地點在埔里的能高瀑布路線。

我與內人是在2008年因賞蝶而交往,連蜜月旅行都是追著蝴蝶跑的賞蝶蜜月,對蝴蝶有化不開的濃情,對蝶調更是熱衷,趕忙答應參與蝶調。

黑波紋小灰蝶-能高瀑布

隔了幾天,就看到自由時報上的報導:埔里鎮過去有「蝴蝶王國」美譽,但人為濫捕與棲地破壞,族群數量日益減少,公所與新故鄉文教基金會提出「再現埔里蝴蝶王國」社區營造計畫,透過棲地復育、生態調查、文化產業研發與推廣,營造新的生態城鎮……。這篇報導讓我心中愛蝶的細胞蠢蠢欲動,接下這次的蝶調,心中其實懷抱著,想一睹埔里昔日蝴蝶風情究竟還剩下多少的期待。

今年天氣甚為異常,春雨遲遲不來,初春時蝶況並不是很好,但隨著越來越多次的蝶調,發現能高瀑布就像一個神秘寶地,太陽特別的溫暖,天空中閃亮著各樣新鮮剛羽化的蝴蝶,烏鴉鳳蝶穿著翠綠色的舞衣跳著華麗的舞步,閃電蝶名不虛傳的像一道閃電般驚鴻一瞥,卻令人驚艷。

臺灣琉璃小灰蝶

瀑布的入口處,成群的蝴蝶停在地面上急急忙忙爭飲一口水,深怕喝得不夠,在即將到來的求偶宴會中遲到;肥肥短短的鹿子蛾,穿著似有若無透明的薄紗,展示身體艷麗的顏色;黑點粉蝶跳著鱗翅目專屬的芭蕾舞步;剛羽化的淡黑小灰蝶跌跌撞撞的,像初學走路的孩童,一個重心不穩掉落在面前的草地上,可愛極了;偶而空中還會有閃著綠光的寶石,卻原來是隻綠蛺蝶……

我們夫妻很享受這樣休閒的生態觀察,只是基於蝴蝶調查的緣故,必定要打斷所有蝴蝶的節奏,為了使蝴蝶招供自己的身份,像是警察詢問犯人般,一個一個抓下來審查,最後再放回。

右為台灣單帶蛺蝶

通過瀑布有一條既深又寬的步道,這條步道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五月時油桐花瓣灑落一地,走起來有結婚禮堂的浪漫,美麗的環紋蝶伴隨著我們,在身旁的林木間忽隱忽現的穿梭著,美得如詩如畫。

通過這條長長的步道,早已是一身汗,是累嗎?還是見到大自然的生存法則而餘悸猶存?暫且放下一切,在蝶調路線的盡頭,有一座土地公廟,雙手合十感謝土地公的保佑,留下這一片土地讓萬物滋養生息,也請土地公保佑,使開發的腳步遠離此地,讓能高瀑布繼續維持現況,子子孫孫都能在這寶地裡感受大自然的美好。

對我們而言,每次的造訪都像是一趟穿越時空的尋蝶旅途,在蟲鳴鳥叫的步道裡,我們踏著前人追蝶的腳印前進,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踏著我們的腳印,前來尋找心中夢幻的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