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埔里資深捕蝶人余木生,為了捕捉珍奇的蝴蝶,一次隻身到國姓鄉北山坑尋找。在那兒,他捉到一隻日本人很愛買的白蛺蝶,滿身歡喜地騎著富士牌鐵馬回家。隔天他又去等,又發現一隻白蛺蝶在一棵被蜂叮的爛心木(黃連木)上吸吮樹汁,才知道牠喜歡吃爛心木的汁液。

余木生依循白蛺蝶的習性一天就捉了10隻,1隻1元,相當人家做10天工;他拿到朝倉株式會社交貨時,余木生再三叮嚀朝倉千萬不能對其他同行提起,接連捉了1、20天後,其他同行看到了就追問朝倉:「怎麼會有這種蝴蝶?」並詢問余木生這些蝴蝶到底是在哪裡捉到的?余木生三緘其口,大夥不得其解下決定尾隨余木生的後頭,看他到底是在哪裡捉的。

隔天一早,余木生騎著鐵馬出門時,發現後頭有同業跟隨,就故意往霧社的路上騎,一路躲躲藏藏擺脫同行的跟蹤後,使勁地回轉北山坑。大夥拿他沒轍,又聚在一塊商議,等隔日一早,十個人分散在十個可能的出口守候著;看到余木生經過就跟蹤在後,最後才查出是在北山坑捕捉到的,「歸陣人做夥去捉,捉到後來,價錢就敗了了。」其子木生昆蟲館創辦人余清金回憶說。

白蛺蝶。〈攝影/顏新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