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٠文 / 潘樵(埔里藝術家、文史工作者)

 小時候,父母親在埔里街頭擺攤賣早點,當時的生活是清苦的,因此打從懂事開始,幫忙早點攤的生意便是我們家所有兄弟姐妹都無法置身事外的工作;除此之外,為了增加收入,我們還在家裏養豬、養雞及養鴨,甚至到田裏釣青蛙、到河溝抓泥鰍、到溪床上摘野菜,也經常是我們童年生活的一部份。當年,只要是可以幫忙家裏的經濟,都很樂意去做,如今回想起來,那時候到學校去讀書似乎不是那麼重要。

捕抓蝴蝶去換錢,也是童年時常做的一件事情。我記得很清楚,當時一支捕蝶網要17元,利用下課後的時間到附近的野地去捕蝶,我一個禮拜就可以把成本給賺回來,把錢還給母親之後,那支捕蝶網就不再只是單純地拿來捕抓蝴蝶而已,它也會成為我們抓魚時的重要利器。童年時的河溝,水流非常清澈而且魚蝦豐富,一開始,我們習慣用畚箕去住家附近的河溝捕魚,但是後來發現,用捕蝶網來抓魚收穫會更多。

找一處與捕蝶網大約等寬的河溝,然後在下游處插入網子,形成一處完美的陷阱,接著由另一位童伴從上游處去一路驅趕魚群,受到驚擾的魚兒便會往下游慌忙奔竄,然後紛紛地游進網中,因此我們輕易地就可以擁有滿滿的收穫;當時所捕捉到的魚蝦,除了可以給母親晚上加菜外,也可以拿到市場裏賣錢,真是一舉兩得。

雖然捕蝶網常常被拿來捕魚,但是我們並沒有忘記,抓蝴蝶賣錢才是它最主要的功能,因此在蝴蝶紛飛的季節裏,那支捕蝶網宛如就是我們隨身的寶劍一般,讓我們可以在田野間快意奔馳。當時,捕抓到的蝴蝶我們會立即將它捏死,再小心翼翼地擺入繫綁在腰間的奶粉罐中,如果不小心弄破了它的翅膀,鎮上的昆蟲標本店就不會收購,努力也就白費,至於翅膀不完整的蝴蝶是不抓的,就算無意間抓到了,也會放它飛走。

在住家附近的田野間,我們所能抓到的蝴蝶大多是粉蝶及弄蝶,由於價格不高,所以一到假日或是暑假,常會騎著腳踏車遠征到埔霧公路沿途的溪谷中去捕蝶,那裡的蝶況好極了,收穫常常出乎我們的意料,小小的奶粉罐根本就裝不下那麼多的戰利品,後來乾脆將書包給揹去,將捕捉到的蝴蝶一一地夾入課本中,以致在學校上課時,翻開課本呈現在眼前的,除了是沾染著蝴蝶粉末的書頁之外,還有許多捕蝶時的種種印記。

如今,捕蝶的童年已經離我好遠,河溝裏魚蝦滿滿的景象也不存在,許多美好的事物似乎只能在記憶中去尋找,但是埔里小鎮的蝴蝶還在,山城的環境也沒有被糟蹋得很厲害,因此只要人們願意,屬於童年蝴蝶紛飛的美好經歷,其實是有機會可以被延續的。